母親為兒子上墳
呼格父母
  呼格吉勒圖的父母:
  “18年了,孩子你終於清白了!”
  核心提示
  18年前,一個年輕的生命含冤離去,在父母家人心裡留下不可愈合的傷口。被槍決18年後,呼格吉勒圖昨日終於沉冤昭雪。12月15日早上,當內蒙古高院工作人員在李三仁夫婦面前宣讀呼格吉勒圖無罪判決後,老兩口喜極而泣,抱頭痛哭。
  “兒子,法律終於還了你清白!”在呼格吉勒圖簡陋的墳墓前,家人燃燒了無罪判決書複印件,用這種最傳統的民間祭祀方式告慰九泉下的冤魂。尚愛雲打算給兒子買個公墓,擇日遷墳。墳前要立一塊新墓碑,這次會寫上呼格吉勒圖的生卒年月。鄭州晚報記者 路文兵
  冤案昭雪 家人18年來第一次發自內心地笑
  “經再審,撤銷原判,判決呼格吉勒圖無罪!”
  12月15日上午8點30分,內蒙古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趙建平帶隊向呼格吉勒圖父母送達了再審判決書,並當場宣讀。這份再審判決書主要內容為:撤銷內蒙古高級法院原審判決呼格吉勒圖流氓罪、強姦、殺人罪罪名,因“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改判呼格吉勒圖無罪。
  “兒子,18年了,法律終於還了你清白!”李三仁夫婦喜極而泣,抱頭痛哭。在場的鄰居和媒體記者也禁不住流下眼淚。
  看著判決書最後那句“原審被告人呼格吉勒圖無罪”,老兩口久久捨不得合上。
  “得知法院今天早上會來宣判再審的判決結果,我們倆幾乎一夜沒合眼。這18年來不知道有多少個夜晚我們睡不著,但昨晚是激動興奮得睡不著。”尚愛雲告訴鄭州晚報記者。
  早上5點,呼和浩特街頭寒風凜冽。在李三仁家裡卻是另一番熱鬧景象。老兩口早早起床準備早飯。為了迎接法官和媒體朋友,李三仁夫婦親自下廚做燒餅,打糖糕,熬了粥,把香蕉、橙子等水果擺到了茶几上,並把家裡收拾得乾乾凈凈。
  上午7點半,呼格吉勒圖大哥和三弟一家早早地趕回父母家。除了家人,李三仁夫婦這間小小的兩居室里,還擠滿了來自全國各地20多家媒體記者以及鄰居朋友,與老兩口一起等待這個家庭歷史性的一刻。
  善良的老人一個勁兒抱歉:水果準備得太少了,早餐也不夠大家吃……兩位老人沒吃早點,卻一直招呼記者吃早餐。
  8點20分左右,李三仁接到了法官的電話,說很快就到達呼格家裡。尚愛雲此時已經難以抑制激動的心情,失聲痛哭起來。她不住地說:“孩子,我的兒子,你的清白可能馬上就還回來了!”
  當法官到達家裡並當場宣判呼格吉勒圖無罪時,呼格吉勒圖父母再次泣不成聲:“兒子,法律終於還了你清白!”
  早已準備好的鞭炮此時在門外響起,呼格吉勒圖母親尚愛雲終於露出了笑臉,“這是我18年來第一次發自內心地笑”。
  “賠多少錢也換不來我孩子的命”
  “呼格吉勒圖案對我們的教訓是痛心的,深刻的,對不起!我們一定會吸取教訓,不再出現類似悲劇!”
  在李三仁夫婦家裡,內蒙古高院常務副院長趙建平向呼格吉勒圖父母真誠道歉,對呼格吉勒圖的錯判並被執行死刑深感痛心,希望呼格吉勒圖的父母多多保重。
  趙建平把內蒙古高院院長胡毅峰3萬元個人慰問金轉交到李三仁夫婦手中,並承諾會解決後續的賠償問題。
  內蒙古高院新聞發言人李生晨確認呼格吉勒圖案符合國家賠償的條件。“在合議庭送達再審判決書時,已經向呼格吉勒圖的父母告知,可以依法申請國家賠償。呼格吉勒圖父母提出申請後,我們將立即啟動國家賠償程序,並嚴格依照法定程序,儘快做出賠償決定。”
  “賠多少錢也換不來我孩子的命。”尚愛雲哭訴。李三仁夫婦告訴鄭州晚報記者,關於賠償的問題,兩位老人還沒有來得及考慮,啟動國家賠償的相關事宜將交由代理律師處理。
  “這些年來最大的痛苦終於結束了”
  從11月20日接到法院的再審決定書,到昨日“無罪判決”結果的出現,這25天,李三仁說就像“恍惚間做了一個夢”。
  重審啟動後的這些日子里,老兩口心情輕鬆了不少。鄰居們也三三兩兩地到家裡慰問,讓尚愛雲倍感欣慰。“以前總覺得在街坊鄰居跟前抬不起頭來,現在覺得能輕鬆面對了。”
  與以前一樣,這些日子每有閑暇,老兩口就結伴前往法院打聽案件進展。與以前不同的是心情。“以前我們每周三都會跑到法院喊冤,我們一肚子冤屈沒人理。現在案件進入法定程序,去法院打聽案情進展時心裡輕鬆了不少。”李三仁告訴鄭州晚報記者。
  昭力格圖說,從半個多月前接到弟弟案子的再審決定書起,家人情緒都很激動。這一段家裡的氣氛不再那麼沉重,在跟人交談時,父母的臉上也漸漸出現了久違的笑容。
  進入再審程序後,李三仁夫婦變得很忙,幾乎每天都在家裡接受來自全國各地媒體記者的採訪。“這段時間以來,每天都有很多電話打過來,有記者,有法律界人士,還有很多網友和同樣蒙冤的苦命人,對他們的安慰和鼓勵,我們很感激。”昭力格圖說,有好幾次,父母接電話說著說著就泣不成聲了,他擔心老人的身體健康,儘量由他來接聽電話。
  尚愛雲告訴記者,除了鄰居和媒體記者,這些天還有許多全國各地的陌生人打來慰問電話,讓她倍感溫暖。來自河北鹿泉的聶樹斌的母親張煥枝也打來了電話,更使她切身體會到一種特殊的含義。
  李三仁在2011年就被查出肺癌,之後做了肺部切除手術,多年來身體一直不好。尚愛雲則一直忍受著胃病的折磨。“得到今天這個結果,我們倆拖著病痛、心痛上訪的日子終於有了回報,這些年來我們最大的痛苦終於結束了。”
  呼格媽媽將為兒子另選墓地
  15日上午10點,呼和浩特市後桃花四條低矮的磚牆圈住了一片荒蕪的野地。荒草中央一個低矮的小土包前,一塊水泥做的墓碑斜斜而立,墓碑上面用油漆簡單寫著“呼格吉勒圖”幾個大字。
  尚愛雲說,當年兒子被執行死刑,家人絕望至極,已沒有心力挑選墓地,便在此處匆匆安葬。
  墓碑前,呼格吉勒圖的父母兄弟失聲痛哭。“18年了,孩子你終於清白了!”尚愛雲趴在墳前泣不成聲。父親李三仁和大哥昭力格圖,在呼格吉勒圖墳前點燃了無罪判決書的複印件。他們用最傳統的民間祭奠方式告慰冤魂,把這個好消息傳達給長眠地下的呼格吉勒圖。
  之前有消息稱,埋葬呼格吉勒圖的那片白樺林或已列入徵地範圍。昭力格圖告訴記者,家人準備給呼格吉勒圖買個公墓,擇吉日為弟弟遷墳。墳前要立一塊新墓碑,這次會寫上呼格吉勒圖的生卒年月。
  “現在我兒子終於清白了,可是他的冤死給我們家庭帶來的傷害是近乎毀滅性的。這個傷口在我們心中永遠也愈合不了。希望今後全中國永遠、永遠都不要再出現這樣的事情。”尚愛雲告訴鄭州晚報記者。
創作者介紹

清潔公司

hz29hzgul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